年代文章 WORDS  
 
MBA是什么?
作者:何櫟   發布時間:2017/6/23

世界上,沒有比這個證書更令人糾結了,不拿它,似乎不專業,別人怎么相信你是一個專業的管理、投資、創業的專業人才?環境變化迅速,管理非常復雜,憑什么讓投資者、同事或員工甚至社會等信任于你?去拿一個吧,實在眼花繚亂,魚龍混雜,有點看不懂。

 

這就是MBA一打開各種媒體,常常會看到各種關于MBAEMBA的廣告或者介紹;收費很貴,看上去似乎又非常的商業化。

 

本文作者是一個擔任MBA相關校長、從事MBA教育近20年的專家,自己也讀了至少三個不同背景的MBA及相關的DBA研究生課程;希望能夠告訴你這個行業的真實情況和內幕 ,方便你對行業的了解。文章非常直接、實在。

共分為三篇,即:《MBA是什么》、《MBA學什么》、《如何選擇MBA》。這里是第一篇。

MBA是什么?

MBA,來自英文: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簡稱MBA。也是舶來品 商業管理碩士或者工商管理碩士的意思。這是有關經濟管理人員、職業經理人、投資者,創業者、相關從業人員等在經濟管理等方面的專業碩士研究生學位課程。也是經濟管理人員專業化、國際化的標志或者象征。

 

”MBA是什么這個問題,是不是有點Low?  或幼稚?

 

在商業社會,MBA不過是學校的一個產品而已?可以說是一個非常商業化的產品。既然是產品,這個問題也許不見得是幼稚了。好比同樣是用餐,不同的飯店完全是不同的品味和產品特性。產品也類似,不同的企業生產的產品或服務肯定也是千差萬別的。MBA也同樣,不同的大學甚至國家也是有區別的。提出“MBA是什么”這個問題,也是希望能夠回歸本質,不要盲目和迷信。

 

由于MBA是幾乎全世界收費最高的大學產品,非常的商業化;也許是為了收更多的學費,又被包裝為皇冠上的明珠等等,格外的引人注目。既然注目,也就有了很多的爭議。在中國爭議更加的多,都懂的,不多展開!

 

MBA的起源與存在的問題

 

190848日,33名企業經理進入哈佛大學,世界上第一個MBA課程由此誕生。當時的MBA學生只需修習經濟學、會計、商業合同課。二年后,其中的8名同學通過了考試,成為世界上第一批MBA。這些,也許在現在只是大專或者本科階段的課程?

 

經過100多年的變遷,MBA似雨后春筍般地席卷整個世界,成為目前這個情況;并且每年有超過50萬人取得MBA學位。其影響力不言而喻。

我們的思想鼻祖,馬克思列寧主義早就明確指出: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MBA作為上層建筑一分子,需要面對的不僅僅是經濟基礎,而是整個環境,包括并不限于政治、經濟、科技、社會、自然等;環境是管理的起點,管理是環境的產物,現在的環境這么復雜,沒有一套科學的方法去應對,管理的結果可想而知。MBA作為應對現實環境的管理科學,實踐性是其基本的特點。花大錢來學它,根本性的一條,就是:要解決或者更好應對環境及經濟與管理中的實際問題! 最簡單的標準似乎就出來了:

 

  能夠抓到老鼠才是好貓MBA必須解決實際問題!

 

收費越來越高,究竟能不能解決實際問題呢?不但馬云這樣的企業家有異議,而且很多專家也提出了批評。

 

    作為MBA生產大國的美國,對MBA課程的批評,要遠遠超過馬云,核心問題是商學院培養出來的MBA不能夠滿足商界的要求。著名的管理學專家Henry Mintzberg(亨利﹒明茨佰格)認為:“MBA課程訓練出來的畢業生猶如雇傭兵,除了少數的例外,他們對任何行業或者企業都沒有承諾感。并創造了一套錯誤的企業價值觀。他對哈佛商學院的案例教育的批評尤其尖銳和激烈。

 許多專家都有批評,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課程缺乏系統性,甚至相互割裂和矛盾;二是缺乏與時俱進,用傳統研究生的培養(書呆子)方式來培養需要解決實際問題的專業研究生;三是課程分散,碎片化,蜻蜓點水,缺乏深度的商業思考;四是紙上談兵,與現實脫節,在課堂上以為賺錢很簡單,出去以后,找工作都有問題;五是缺乏商業和市場意識;以及畢業生過分注重學歷學位,缺乏MBA的使命和職業意識,溝通能力、表達能力差等等。

 

作為MBA,作為職業領導人或者經理人不僅僅需要專業的知識,而且必須面對實際的問題,更需要系統性的實際能力。很多大學,以為MBA非常賺錢,也一哄而上,根本沒有產品的市場意識或者基本的市場概念,并不具備教別人去從事管理和應對環境的能力,把別人的招生簡章拿來,在書店里把教材買來并分配給也許從未教過MBA的老師,各自為也開起了MBA;書店的書誰都認識,這些夠嗎?一張證書,就能夠達到商界、社會的期望和要求嗎?

 

    MBA的質量每況愈下,還出來一個EMBA,基本上淪落為賣學位的學歷教育或者利益交換的名利場,嚴重影響了MBA的形象。

 

客觀上,也不能完全怪商學院,從相對簡單的農耕時代,到模式化可復制的工業經濟時代,之前也許沒有那么多的管理方法可以學習的。但是,進入了個性化、差異化、全球化、信息化、動態化的知識經濟時代,一方面確實感到MBA已經面臨了非常大的挑戰;另一方面,商界對MBA寄托了更大的期望。環境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而MBAMBA的教育也同樣不能再停留在從前的時代,也需要與時俱進。

 

MBA真的很重要,是全世界都認識的管理專業人才

 

那么,MBA重要不重要呢?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看看華爾街,看看世界500強甚至上市公司的董事長或者CEO擁有MBA碩士學位的情況,看看馬云自己(不但自己去商學院讀,還把清華等商學院院長等請來弄他的湖畔大學等等)。甚至,即使有些商學院被認為不怎么懂怎么去培養MBA,但這些大學受歡迎程度甚至收費和招生等情況,也已經給了明確的答案。

 

既然有人愿意出很高的費用,說明其有很高的商業價值或者投資回報。之所以有很多詬病甚至批評,也許是因為愛之深、才恨之切?甚至在某些范圍,如果從事經濟管理相關的經理人、投資、創業、咨詢、培訓等相關工作的人員,沒有一個MBA學位,簡直是一種恥辱,是被看成為對股東或者客戶的不負責任;或者不是被看成不專業,就是因為這個人可能讀不起MBAMBA能夠給予的,也許已經遠遠超出了其原來的概念及所付出的投資?

 

有句著名的諺語,叫: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甚至一些人每天都可能面對的如此簡單的選擇問題,也成為MBA中要研究或面對的其中一個基本問題

 

根本上,面對眼花繚亂的世界、日趨復雜的、快速變化的、全球化的競爭環境,不但需要轉變觀念、與時俱進,用更多的辦法來面對和適應它。也非常需要專業化的知識和國際通用的管理語言和經驗去駕馭它,需要一大批有專業知識的專業人才;這也是管理日益復雜化和社會分工的必然。為什么哈佛大學最初只要修習3門課程,為什么有些專家認為具體怎么樣去做,不是商學院首先考慮的問題,就是因為那時候的商業活動或管理工作相對簡單,沒有那么復雜。

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現在經營企業如果僅僅只會算算賬、會簽合同已經遠遠不夠的了?但是,商業活動也許真的沒有那么的復雜,一些人為制造的復雜和麻煩,只會影響自身的形象?

誠然,影響管理及領導人管理能力、商業能力的因素非常的龐雜,而且人云亦云,眾說紛紜,也許僅僅一天出的書本或者經驗及教條,一輩子都看不完;好吧,那就干脆用不著去看了?為此,也有人就把MBA過分的簡單化了,甚至于,一個人憑一時一事的運氣,一下子賺到了一大筆錢,似乎也可以成為MBA導師?或多或少地矮化了MBA的形象。畢竟這是一個研究生層次的專業課程,不僅僅是實用的方法或經驗,還是有學問的,是專業、是一門科學。下次,再專題分享。

如何抓住本質和真正核心的東西,商業的本質、邏輯和專業語言及基本方法和系統化的觀念和知識及方法體系?特別地,也可以說這是一個與時俱進的知識操作系統從這一角度去理解,與計算機系統幾乎沒有差別;否則,對迅速變化的經濟與管理環境也許不兼容;出現雞同鴨講或者本能性的排斥創新或新事物,甚至直到被淘汰。

 

傳統大學也需要與時俱進:不能再為文憑而文憑

 

MBA作為舶來品,確實與我們傳統大學的辦學理念上有很多的沖突,傳統大學習慣于素質教育和精英教育,習慣于按照自己的理念或者價值觀、邏輯來培養人才,至于有沒有用不是他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這也是因為大學制度起源于競爭不那么激烈、謀生手段不那么復雜的農耕時代。具體到MBA人才培養的角度,也習慣于從學校和社會的立場與責任出發,我們國家就是從黨和人民的利益和立場出發,讓MBA怎么樣去做一個好的商人或管理者,這是傳統大學首先考慮的基本問題。

如果所有學校都是這樣的邏輯,沒有個性化也不競爭,無論怎么樣,也不擔心沒有人來讀這個MBA但是客觀的后果也很明顯。換一個角度,教育與現實環境脫節,僅僅著眼于拿一個研究生文憑,不重視文憑背后的更多意義,是否就是讀書無用論的根源?這個僅僅是詮釋,還沒有實證研究。

 

傳統大學無論理想多么豐滿,多么偉大,現實往往相當的骨感;因為,大學制度已經不再是精英教育,每一個學生的工作已經不再是大學或者政府分配的了,面對的是激烈競爭甚至殘酷的市場經濟,面對的是都必須接受市場的選擇與比較這個現實,面對的是不同的企業、不同的人之間收入的巨大差距。很多理想或者理想化的東西往往會被現實研碎。會有一個重新學習和定位的過程。

 

求是院及一群知識分子為這個MBA,折騰了差不多20

 

為了讓MBA更接地氣,求是院一群知識分子,與參加學習的學員一起(求是院一直認為,學員就是學校或研究院的主人),博采眾長,國際國內、反反復復,折騰了差不多20年,也送出去了3000多名被國際認可的“MBA”。并與美國、香港等地多家商學院建立了合作關系。不斷的探索與研究MBA教學的新方法。

求是院之所以考慮香港等專門為中國環境設計的教材和課程,其原因就已經躍然紙上。香港也是一個完全市場化的地區,可以說是全世界市場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市場經濟的本質是市場導向。MBA課程的設計也必須從用戶的需要出發,盡可能地滿足市場的要求,也需要把用戶當作上帝;香港人的這種市場意識及方法舉世聞名,不遑多論。否則,也許一個學員都不會來報讀的,市場導向明顯。

 

對于每天都得為生計奔波的香港人來說,這么高的學費已經超出了普通人素質教育的范疇,加上時間成本,讀MBA已經是一個不小的投資項目;就會有反復的比較,有成本、收益、風險等問題。這也是現實!當然,作為大學,也必須秉持作為大學的原則和價值觀,強調個人或者企業的社會責任,企業公民。傳統上,香港以前是沒有高層次的私立大學。至今能夠頒發碩士及以上學位、有學術自我評審資格的,基本上也是政府的幾個大學。

 

這樣,就會明白或者理解,香港政府愿意給香港公開大學一個億去開發課程與更新教材、不斷提升課程質量;而不愿意給香港公開大學即使5000萬甚至50萬去建新的教學大樓了;孰輕孰重?也許,我們正好相反?你向校長或者政府去申請一下試試看:說要100萬去開發MBA教材?是不是會告訴你,不如花100元去書店買一本算了?但如果說要1000畝地造房子,也許會給你更多。環境使然。

接地氣還在于:這個課程是母語教育,不盲目崇洋媚外;不僅僅便于學習與理解,市場經濟的文化和中國的現實環境相融合,面對實際的現實問題,不再局限于紙上談兵;從學習者出發,系統、簡單、實用,能學以致用;還要盡可能的方便用戶,盡可能少的廢話,并盡可能不要浪費學員的時間及機會成本。

 

管理是環境的產物,學習管理是為更好的應對復雜的環境

 

很多已經畢業的學員告訴求是院,周末學的內容,周一就馬上可以用上去。而且明確、直接,使用方便簡單。一些企業家來讀的時候,有的是已經有了一個甚至幾個EMBA或者其它學位課程證書了,再來參加學習的。告訴求是院的原因是:之前對研究生的印象是簡單的事情復雜化,繞來繞去,不知道想干什么?能學什么?也記不住,學了能做什么用?上課聽聽也許感覺也可以,聽完之后就還給了老師,就是為了拿一個文憑。學了求是院課程,深有體會地告訴我們,到這里才豁然開朗,原來只知道要怎么怎么的,就是說不上來,一旦整門課、整個課程打通,真有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才明白,前幾年省委組織部公開選拔副廳級企業領導干部,成績名列前茅及錄取的都是這里的畢業生。


      這或多或少也說明了不同研究生培養方法的差距。本質上,MBA是來自于實踐并為實踐服務的科學,如果與實際情況發生矛盾或者沖突時,常常必須更多的去考慮實踐正確性的問題。企業家與傳統教育的沖突也許主要源于此。求是院別具一格的研究性學習學科導師制體驗式學習小組與自愿小組活動等安排,就是給學習者更多的發言權和學習的能動性。

一些校友告訴求是院,管理雖然復雜,但沒有商學院的一些老師說的那么復雜,關鍵問題是要能看到點上、說到點上,抓到點上。以前動不動十幾門二十幾門課程,說來說去也就這么一些東西,為課程而課程,弄得云里霧里的。公開大學清清楚楚主要的六門科目,作為管理者要考慮的問題,基本上都在了。而且邏輯嚴密、系統,通過作業和考試,非常有成就感。 學了這個課程以后,才明白,讀書不在于多,在于精,真的需要精讀幾門課,同時學到了讀書的基本方法。現在在機場等飛機的時候,也可以快速看上一本或幾本書,而且能夠說得出所以然來,并進行評判,基本的基礎還是在這里打下的。

 

要把國家的管好用好,也需要現代化的管理知識

 

一些市委書記、市長等黨政機關領導,曾經深有體會地告訴求是院,以前去企業調研,云里霧里,不知道企業到底是什么樣的企業?好在哪里?為什么?有沒有問題?真正的困難在哪里?關鍵的東西還是回避的。現在一到企業,就可以單刀直入,少則幾分鐘,問上幾個問題,就對企業的情況基本心中有數了,而且八九不離十。由此,碰到每次上課,如果是自己安排的會議,盡可能提前安排,不是自己安排的會議,盡可能讓相關人員去。這個課程對我們政府的經濟管理工作也是非常重要的,經濟工作是我們的基本抓手,需要了解企業一線的情況,也是需要面對戰略、人才、財務投資、電子商務及信息化問題及市場或者營銷問題等等。從自身角度,要把國家的錢用好,也很不容易。

 

企業是企業家的作品,有什么樣的企業家就有什么樣的企業

 

曾經送幾乎所有的企業中層領導來學習、上市公司的幾個董事長或總經理告訴求是院,之前,每星期一的辦公會議最希望有人能夠參與討論;結果基本上都是我一個人在講,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理解?懂不懂?對我的講話有沒有不同的想法?總感覺距離比較遙遠,常常話不投機,會議布置一下工作很早就結束了。

同時,因為經常出差,回來還常常在辦公室桌子上看到管理骨干的辭職信;想通過多發一點獎金或福利,也越來越沒有感覺了?也不知道到底要發多少才是個頭?學了這個課程之后,對人事部說,要提高素質,送中層以上的干部分批學習;人事部做了一個方案,如果要提拔就要學習,要學習,都要簽合同,畢業以后要工作一定年限。現在,效果真心不錯,不但企業上了市,而且,也不怎么擔心出差回來看到辭職報告了;星期一的辦公會議變成了諸葛亮會,到中午12點都停不下來,對企業的持續發展包括員工收入的可持續提高非常重要;以前部門與部門之間,內部的溝通,常常小事情變成大問題,非要董事長最后有一個態度不可,現在這些問題基本上變成了小問題或者不是問題了;觀念、價值觀、知識等的更新,降低了溝通成本,提高了效率。意外的是,有一次,春節去家訪,有個中層干部的全家人都對我千恩百謝,特別是父母,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孩子會可能再讀一個香港的碩士課程;當著我的面叮囑孩子要對企業的培養要感恩;這個人之前的心思是很活的。

在知識經濟時代,不同的知識可以看到不同的世界

 

作者直接參與了近20年的商學院課程,也讀過幾個不同背景大學的研究生或MBADBA課程,到訪了很多著名的商學院和國內外幾百所大學。體會到,現在這個環境,哈佛的案例教育這么牛,這么先進,能夠給我們復制一個阿里或者騰訊出來嗎?連馬云這么強大、資源這么豐富,都復制不了騰訊?環境變了,MBA本身也面臨著很大的挑戰與轉變。

 

在知識經濟條件下,全球化競爭非常激烈的背景下,普遍重視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和知識產權等情況下,估計用簡單的案例方法,去復制一個工廠都已經變得非常的困難了,除非不以賺錢為目的。那些依靠簡單的案例,大復制、大發展塊狀經濟的年代已經漸行漸遠。進入一個個性化、差異化、知識化的時代;不同的知識和檢驗,可以看到不同的環境或世界。 這些,都在迫使企業,必須重視知識型企業的建設,重視企業核心競爭力的培育。

 

企業轉型,首先需要觀念、知識更新和轉型,首先是企業家轉型

本質上,MBA是一個來自于實際并且必須回到實際的專業學位。很多學員無論在實際經驗方面,還是對商業的感悟方面以及對商業機會的敏感性、發現、發掘和把握的某些方面,常常會高于傳統商學院的一些老師;因為不同的利益驅動和壓力使然。來學習的目的主要希望能補一下自己的短板,更新一下系統性的知識操作系統擴展一下資源,再拿一個學位。因此,需要教學相長、共同研究,共同適應或應對環境變化的挑戰,與時俱進、不斷給自己或所在的組織、企業一個煥然一新的今天和明天;促進MBA教育的質量與效率的不斷提升(作者單位:浙江省求是經濟與管理科學研究院)

更多內容請參考求是院或杭州年代專修學校網站(www.bpaive.icu),如要轉載,請聯系:0571-88259052.或將公眾號發:[email protected]

 

 
<關閉>
 
 
 
 
 
地址:杭州市余杭塘路69號省委黨校文欣校區  郵編:310012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傳真:0571-88360877網絡傳真:0571-88360877

Copyright © 2007 杭州年代專修學校  
浙ICP05014525號
甘肃快三规则